本站首页    管理页面    写新日志    退出


一期一会

 


[东鳞西爪记]Super Moon
樱桃爱美丽 发表于 2012-5-6 22:33:19

2010年8月末的一个夜晚,我带着一张简易的瑜伽垫,坐在日本国际大学gym前。面前是稀落的樱树,身边环绕的是夏虫的聒噪,细碎的石子透过三毫米厚的垫子向臀部传递生硬的抗拒感。我吸气,长长的,然后向左扭转腰部。 在灌木丛的深处,透过潮湿到似乎微微荡漾的朦胧空气,一轮金黄、甚至泛着些许古铜色光芒的硕大满月,缓缓挪上南面的山巅。我的呼吸定在腹式吸气的最深处,三秒钟后恢复正常。 那是我认为自己看到过的最为惊艳的super moon。彼时我并没有意识到,那三秒钟的震撼,很多前辈也一样体会过,并口口相传,构成了“外国的月亮更圆”的真知灼见。 在日本的日子里,我还数次被东瀛的美丽月亮打动。TIEC的七夕花火会上,红铜色的满月从楼宇的空隙间冉冉升起。在我和满月中间,隔着一对印尼母子,他们不知我的镜头所指,姿态优美的张望向不同的方向。青森睡魔祭的收梢,海上花火和金灿的月光遥相呼应,甜蜜的如同半融的太妃糖。仲夏临近,论文纠结的夜晚,走出港区六本木的校园,溽热和疲惫的双眼让对面楼群上半弯的月亮迷茫的不似真实。离开东京前的倒数第二日,台场刮起夜风,Grand Pacific Hotel屋角上挂着的月亮也染上了离愁,不知不觉就湿了我躲在镜头后的眼睛。 多情的人有易感的心,更何况所见即所想。Fantastic的人看到今夜的硕大月亮会想起月下飞升的E.T,沉浸在爱河里的sweeties要用它做背景拍下心心相映。忧郁给了我悲伤的眼睛,我注定用它们来寻找离情。在今夜的super moon下,我思念的是那些在东京、在新泻、在梦中的日子。 不记得在去年十二月寒风中的太平山顶,我有没有看到灯火映衬下的香港之月;也忆不起威斯巴登清冷的幼儿活动场里,秋千和滑梯后面有无月光投下的长影。火奴鲁鲁深夜的街头,我也曾看到热带满月,但彼时的孤单和年少懵懂,把记忆里的那轮月光冲得浅淡。我回忆的哪里是月亮,我回忆的是自己的成长与哀伤。 人们说今夜的才是真正的超级月亮,我已经厌倦了如此的哗众,也对比平时大14%的噱头心生质疑。在北京平静似水的初夏夜色里,我知道的只是:我与曾经的super moon时差一小时;与如今的super moon时差三小时;与梦想中甜美的那轮满月,时差一万年。

阅读全文(2589) | 回复(0) | 编辑 | 精华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主页:
标题:
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请仔细填写,输错需重写评论内容!)

 
«February 2017»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

  公告
 

也许有一天我会离开你
长途跋涉寻找真的自己

也许有一天我会需要你
守着你用我这一辈子

我对自己没掌握能力
原谅我的不安定

对于生命有太多可能
想要知道自己最终的样子



  我的分类(专题)
  最近日志

  最新评论

  留言板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