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3CHINA Blog首页    管理页面    写新日志    退出  


首页(80) 短篇(18) 长篇(26) 中篇(36)  
鬼故事专栏
灵符道长


日志更新

最新评论

留言板

链接

Blog信息
blog名称:鬼故事专栏
日志总数:80
评论数量:433
留言数量:8
访问次数:518273
建立时间:2005年4月2日



[中篇]来自2002
灵符道长(鬼故事) 发表于 2005-5-1 14:32:58  文章收藏,  休闲娱乐

杨同174mm的身高,站在全班的第三排,因为忘了刮胡子,他微笑的样子显得有些苍老,不像21岁的大男孩。镁光灯一闪,他这副模样进入了2002年毕业照的相片中,他站在第三排的最边上,所以把他去掉好像也不影响整体效果。这张照片传到她妈妈的手中,他妈妈把照片举到略高于自己身高的高度,她脸上绽开了笑容,对照片上面那个有点黯淡的年轻人很满意。杨通的父亲老杨则斜眼一瞥,认为这个样子是不可以做警察的。而杨同对这一切视而不见,因为他要写毕业论文,这篇论文的质量决定了他是否能被分到梦寐以求的重案组。   杨同在电脑前面折腾了三天后,老杨终于忍不住了,老杨认为,杨同最好能分到这个社区的胡同里当片儿警,然后找个姑娘结婚。但就现在这种局面来看,杨同显然不会满意推着自行车在胡同串子里谈恋爱的。老杨退休前就是在重案组,他明白重案组的残酷性,现在,他站在杨同身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弯下腰在杨同的记事本上写下了一行字,然后,他叹了口气,抽着烟走开了。  杨同拿着父亲给他的地址,找到了重案组组长郑涛,郑涛是他父亲老杨的徒弟。郑涛把杨同带到了资料室,然后告诉杨同,这里的资料很大一部分是有疑点和悬念的案例,是绝密档案,没有公开过,所以,很有分析价值,但最好能再实际的考察一下,这样可以提高自己的实际工作能力。其实,杨同分到重案组已是一件铁定的事,因为老杨在重案组的时候,有着骄人的战绩,大家认为,杨同也终将有他父亲的风采。   杨同抱着一箱方便面在资料室里呆了整整两天时间,最后,他在一叠薄薄的资料前面闭上了眼睛,这叠资料只有两页,第一页是案发的经过,第二页是当事人的简历。   回到家里时,杨同把他要写的论文的分析题材告诉了老杨,老杨听了后沉默了很久。在吃晚饭的时候告诉杨同说,那件案子不是他经手的,但那天他正好巡逻路过,看到了发生的悲剧,老杨说,现在还能看到那个女孩那双绝望的眼神,还能听到那个凶手憨厚却毛骨悚然的笑声。当时,他举起了手枪,但他的职业素养让他强忍住了心中的怒火,看着凶手被警车拉到神经病院。那个姑娘,是神经病杀手奸杀的第四个人,而他们对这个应该被枪毙四十回的凶手却毫无办法,是疾病让他逃避了惩罚。老杨说,那一天,是他的警察生涯中第一次呕吐,他看着那个被鲜血覆盖了的姑娘,绝望而恐惧的眼神,他的胃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场面。那双眼睛就是在老杨的怀抱中失去了最后的光芒。这一切发生在2000年,有着众多关于毁灭与重生的传说。   杨同在电脑上输入了这样一行字:萧湘,女,1981年生人,艺术学院舞蹈系学生。杨同闭上了眼睛,没有把这些资料储存起来,他在想,要不要写这篇毕业论文。   第二天,杨同骑着自行车到了艺术学院。这里的姑娘很多,而且都很漂亮,于是杨同站在学校大门前犯起了愣,直到警卫看到他表情异常走来询问时,他才想起来还有正事要做。   杨同找这里的学生问萧湘时,很多人都说不知道,因为萧湘那届的学生已经毕业一年了,最后没办法,只好以重案组复查案情的名义,向校长要求查学生档案。管理档案室的是一个年轻的姑娘,把头发很随意的用手绢束成了两个辫子,走在杨同前面的时候,辫子便随风飘动,杨同觉得她这样很端庄。   杨同说要找萧湘的资料时,那个姑娘脸上泛起了很奇怪的表情,但并没有说什么,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从档案柜里找的一个档案袋,然后轻轻的放在了杨同的面前。   杨同很仔细地看了萧湘的各种纪录,包括她每次的测试成绩。快到中午的时候,那个管理档案室的姑娘走了过来,她说,看杨同不像是重案组的人,杨同笑着问为什么,她也笑着说:太年轻。然后那个姑娘说:中午一起吃饭吧。杨同说:你知道萧湘。她点了点头。   吃饭的时候,她对杨同说:我叫叶小妍。   叶小妍告诉杨同,她是留校的学生,跟萧湘是同学,而且她们是最好的朋友,萧湘出事的那天,她也在,看到了一切,这些她都不能忘记,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中满是泪水,所以,这顿饭叶小妍没有吃几口,杨同则撑得够呛。   杨同陪叶小妍到了她的宿舍,叶小妍给他看了萧湘的照片,每张照片上的萧湘都像一个小天使一样对着这个世界纯净的微笑着,叶小妍说,萧湘的父母都是搞舞蹈的,她从小就在这样的氛围中长大,像一片没有被污染过的净土,直到她死去的那天,她都不能真正体会到这个世界的污脏。叶小妍说:我只是到超市里买了两桶饮料,让萧湘在外面等着,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临走的时候,杨同拿走了所有萧湘的照片,他想把这些照片都扫描到电脑上,叶小妍对告别的杨同说:如果能回到两年前,我宁可让萧湘去买饮料。                     杨同坐在电脑前一页一页的翻看着萧湘的照片,在那一双双眼睛中,杨同似乎能够看到这个姑娘是如此的热爱生活。杨同拿起从学校找来的资料,这些是萧湘的同学们在她的葬礼上写下的留言,一张又一张不同的描述,让杨同好像看到了萧湘像一只调皮的蝴蝶飞扬而来,在他的脑海里开始柔美的舞姿。   杨同一边整理案例的资料,一边抽出时间到艺术学院去跟叶小妍聊天。没多长时间后,学校里便开始传言叶小妍在跟一个当警察的小伙子谈恋爱,叶小妍和杨同听到后都置之一笑,并没有在意。他们在所有能找到萧湘影子的地方散步,说她生前的音容笑貌,有时候叶小妍会露出小女孩一样很单纯的笑容,有时候说着说着便泪流满面。有一次,杨同在叶小妍哭过后对她说,你是一个可爱的姑娘。叶小妍听了后便笑了起来,不一会儿后她说:如果你认识萧湘的话,你会发现她要比我可爱十倍。   在教学楼的楼顶上,叶小妍说,她们那时候每天都会来这里,萧湘有轻微的恐高症,但这好像正是一种诱惑,于是,每当她们开玩笑的时候,叶小妍就会拉住她的手往楼的边缘走去,那个时候,萧湘就会闭上眼睛,像一只小猫咪一样嘴里一直求饶。   杨同从侧面看着叶小妍走入她的回忆,好像过去的这一切仍然触手可及,最后,叶小妍总是脸上挂满泪水,无一例外的告诉杨同:如果能回到两年前,我宁可萧湘去买饮料。   叶小妍说,那天是2000年4月13日,她们刚刚参加了一个大型舞蹈,萧湘是领舞,大家都嚷着要萧湘请客,于是她便陪着萧湘出去买东西,在买过气球彩带还有零食后,萧湘说还缺点饮料,叶小妍要她拿着买好的东西在超市门口等着,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萧湘已经倒在血泊中,那个凶手伏在她的身上,像一个恶魔一样玷污着萧湘的身体,气球已经飞上了天空,彩带在地上随风摇摆,萧湘的鲜血就在这些可以轻易描述的背景中变成了一缕又一缕无声的哀叹。   叶小妍用拳头打着杨同的胸膛说:为什么大街上那么多人没有一个帮她一把呢,为什么!杨同把哭得快要虚脱的叶小妍送回了宿舍,然后他一个人又来到了楼顶。杨同闭上眼睛,张开双臂,感受着从楼下席卷而来的气流。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有一只手拍了拍杨同的肩膀,然后杨同听到一个调侃的声音说:小伙子,该不会想跳下去吧!杨同睁开眼睛,看到一个衣着随便的中年人,留着一脸没有修剪过的络腮胡子。杨同摇了摇头,从楼的围栏上跨了下来。那个中年人大声的笑着说:其实跳下去后就能解决很多问题!杨同转过身,苦笑着说:鬼才信呢。杨同走出几步后,听到没有回答,再回过头却发现什么都没有,整个楼顶都是空荡荡的,他围着楼顶的四周转了几圈,还是没有发现那个刚才说话的中年人。杨同使劲的晃了晃脑袋,对自己说:看来自己有点太累了。  第二天,杨同大清早便来到艺术学院,因为资料已经整理到电脑上,他要把照片和留言还给叶小妍。敲开叶小妍宿舍门的时候,叶小妍还是红着两只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让杨同在门外等了一会儿。杨同隔着门说不用了,他到楼顶去等着,收拾好了来找他。   杨同站在楼顶,和着喇叭上放的音乐作了套广播体操,他看着楼下的学生们懒懒散散地做操的样子笑了一笑,想着自己的学生时代即将结束了,还真有点失落的。   在杨同做到跳跃运动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自己的侧面传来:小伙子,你跳这么卖力,搞不好要跳到楼下的。杨同又看到了这个衣着随便留着一脸胡子的中年人,他使劲的揉了揉眼,不是幻觉,这个中年人确实站在自己的面前。中年人笑着说:这是广播体操的音乐,不是眼保操。   中年人看着一脸迷惑的杨同说:是不是以为昨天看到了幻觉。杨同点了点头,中年人又说:我从这里跳下去了,哈哈,所以,我说过,跳下去,就会解决很多问题,但不一定是所有问题。杨同问他:能解决什么问题?中年人说:时间,与时间有关的问题。                     当杨同像昨天一样站到楼顶边缘的时候,他感到整个世界都在以收缩的姿态向他扑压过来,他张开双臂,闭上眼睛,像小鸟一样朝着世界飞翔而去,当气流从他耳边呼啸着掠过时,一个沉稳的声音说:不要告诉任何人你来自另一段时间,否则前功尽弃,如果有人问,你不得不回答,或者你想要回答,就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比如混账王八蛋什么的。                     杨同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片灰蒙蒙的东西,他抬了一下头,看清了,原来是水泥地面。紧接着,很多乱糟糟的声音传到了耳朵里,他翻了一下身体,看清了,原来是很多惊讶表情的面孔,他们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像锅盖一样把杨同上方的世界给遮住了。然后,好像有人在提议要把他送到医院,他就感到自己的身体被很多手抬了起来。这时,杨同看到了面积较大一点的空间,看到了高高的教学楼,在楼的顶端,好像还有一张满是胡子的面孔在对着自己微笑。   不一会儿,杨同被医务所的校医赶了出来,他们对着抬杨同来的学生们说:这家伙除了需要一件没有窟窿的衣服,别的地方跟西班牙野牛一样健康。  杨同在校园里恍恍惚惚的游荡了几圈,突然想起来,自己还要在楼顶等叶小妍呢,怎么跑这里来了,刚走出几步,又想了起来,自己该不会真从楼顶上跳下来了吧,那个中年人像巫师一样,自己难道真得着了道儿了,否则怎么解释自己趴在楼下面,而且衣服搞得跟摇滚明星似的。  杨同看了一会儿楼顶后,使劲一拍脑袋,抓住旁边一个路过的学生问道:现在是哪一年?那个学生吃了一惊说:什么哪一年,神经病!另一个学生在旁边说:刚走进二十一世纪,就有人扮演救世主了。   杨同找到了一张当天的报纸,像当年捧着自己的高考成绩单一样仔细得看着,报纸的上方写着:2000年4月10日。   杨同像疯了一样跑向档案室,他对着档案室里的人喊道:叶小妍呢!这里的管理员呢。这时过来一个中年妇女,对杨同说:我是这里的管理员,你有什么事?杨同努力克制自己的凌乱告诉他们说,他要找叶小妍,也就是两年后这里的管理员,结果人们还是一头雾水,恰好这时过来一个送资料的小女孩,她说她知道叶小妍,是舞蹈系的。   叶小妍看到杨同的时候一脸诧异的表情,问杨同说:我们认识吗?杨同有些激动地说当然认识,后来想了想又说,现在还不认识,不过迟早要认识。说到这里的时候,旁边的好多女孩子都笑了起来,她们说:二十一世纪的追求方式!  不过叶小妍并没有把杨同赶走,因为杨同说了她是将来留校的档案室管理员,留校是叶小妍的一个理想,但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她很好奇眼前这个仪表褴褛的年轻人是怎样知道的。但叶小妍并没有从他这里得到答案,因为他很快就问:萧湘呢?   杨同见到萧湘的时候,她正在舞蹈室里练习动作,叶小妍一脸无奈的对着萧湘说:萧湘,我把你的朋友带过来了。萧湘看着杨同,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的夸张表情,她笑着对杨同说:大骗子。   杨同这个时候已经冷静了下来,他想起那个中年人在他耳边说的话,不能说出真相,否则前功尽弃。所以,杨同没有做任何解释,他只是寸步不离的跟在萧湘和叶小妍的后面,他知道,只有两天的时间,两天后,事情就会发生。  这样跟了一天后,人们都已经看是议论纷纷了,说萧湘和叶小妍被色狼盯上了,而且还是一个乞丐色狼。这样一来,杨同再跟到艺术学院门口的时候,便被警卫拦住了。叶小妍和萧湘站在里面远远的看着,脸上露出了小孩子占便宜似的的笑容。而且,临走的时候萧湘还对他扮了个鬼脸,杨同无奈的笑了笑。还有一天时间,杨同告诉自己,坚持一下就会成功。杨同蹲在学校门口的墙脚,等待明天那个灾难的来临。   等到黄昏的时候,杨同有些倦意,靠在墙角闭上了眼睛。这时,杨同感到自己的胳膊被什么动了一下,然后听到一个声音说:哎,大骗子,想不想吃东西?杨同有些意外的说:萧湘!萧湘竖起小小的食指嘘了一声,她说:不要让别人看到了,小妍认为你是个大流氓,她知道了就不理我了。杨同吃着萧湘拿来的面包说:你不认为我是流氓吗?萧湘说不认为,杨同问为什么,萧湘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觉得你的眼神,好像,好像我父母那样的,那种,哎,也说不上来了,反正就不像流氓。杨同的心脏抽搐了一下,没有言语。萧湘说:你是不是很冷呀,我先把这些钱借给你,买件衣服,找个地方住下吧,记着还我钱哟!说完,她把几张钞票放到杨同的手里,就小鸟一样跳开了。   杨同随便买了件衣服,但并没有睡觉,他在案发地点整整的观察了四个小时,他告诉自己:绝不能让那个疯子动萧湘一根手指头。   清晨六点的时候,杨同就守在了艺术学院的门口,隔着大门,他看到了那些学生们做广播体操,拿着饭盆儿去吃饭,然后听到上课的铃声,校园恢复了寂静。不一会儿,有一群穿着演出服的姑娘们叽叽喳喳的走了出来,杨同看了好一会儿,没有认出哪个是萧湘,只好偷偷的跟在她们后面。快到演出剧院的时候,一个穿演出服的小姑娘突然停了下来,对着杨同扮了个鬼脸,把一件很小的东西放在了地上。杨同笑了笑,知道是萧湘,走过去后拿起了她放在地上的东西,是一张门票。   杨同不知道她们跳的是什么舞蹈,他过去从来没有看过舞蹈,对这不感兴趣,但他现在却感觉她们跳得很美,他无法找出一个恰当的形容词来描述他所感受到的一切,好像是一种无法触摸的物质正在漫过他的身躯,让他平静下来,让他什么都不用去想。   演出结束后,杨同等在最后,看着那一群小女孩又叽叽喳喳的从剧院的大门走出来,然后看到她们在大声的商量着什么,不一会儿,萧湘同叶小妍挎着胳膊走向另一个方向。杨同急忙跟了上去,看到他的时候,萧湘和叶小妍都吃了一惊,叶小妍很警戒的说:你要做什么?萧湘表情变了一下后笑着对叶小妍说:哈哈,小妍,我想起来啦,他是我表哥哎!她是来找我借钱的。然后他又对杨同做了一个很夸张的眼色说:对吧,表哥!杨同愣了一下,叶小妍用怀疑的表情看着杨同,杨同赶忙说:是呀,我陪你们去买东西吧。萧湘对叶小妍说:要不你先回去等着吧,我跟表哥去买东西,他劲儿大,能买很多东西的。   杨同跟着萧湘走向案发地点,他的眼睛警觉地看着四周。而萧湘却像一个快乐的小天使,在商场里跑来跑去,不一会儿就让杨同的双手占得满满的,有气球,有彩带,有各种各样的零食,杨同觉得自己很像一个要给幼儿园的小朋友过圣诞节的大哥哥。   在就要回去的时候,萧湘突然大声的说:忘了,还有饮料。萧湘对着杨同说:你去超市买饮料,我拿着东西等你好不好。杨同急忙说:不行,你去买饮料,我在这里等你。萧湘撅着嘴说:哼!懒虫。   杨同看着萧湘气鼓鼓的背影松了口气,然后透过气球和彩带寻找那个凶手的面孔,等了一会儿后,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出现,杨同整理了一下手里的东西,这时一个身影从杨同的眼角一闪而过,转眼间就消失在了萧湘刚刚走进的超市。杨同像受到惊吓的猎物一样猛地跳了起来,箭一般跑向了超市。气球飞向了天空,彩带在杨同的身后随风飘舞。当杨同扑到一脸惊恐的萧湘身上时,他感到脊背上清晰的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凉意,紧接着便是一阵撕裂的疼痛进入了他的大脑,他用在警校练习了无数次的动作反扣住了身后那个人的脖子,那个身体和他的身体一起滚到了一边,杨同看到了购物架上的物品用一种慢动作飘落了下来,有袋装的奶粉,有一罐一罐不同颜色的含碳饮料,有香皂盒,杨同在分辨到这些的同时,还看到了那种变形了的面孔,那张面孔对着杨同散发着他所不能理解的笑容。杨同用空闲的那只手从自己的背后拔出了匕首,然后迎着飘落的物品做出了一个同样的缓慢的动作,匕首跟饮料罐在空中碰撞,最终坚定地进入了那个缺乏理性的身躯。杨同咬着牙对那个变形的面孔喊道:我要捅你三刀,你他妈的去死吧!杨同最后一次把匕首插入那个疯子的心脏时,他的嘴角露出了欣慰的微笑。他躺在地上,好像回放镜头一样再一次看到了购物架上的物品在用慢动作向下飘落,他想起了小时候看烟花时就是这种感觉。   杨同从灿烂烟花的感觉中走出来的时候,看到了萧湘那张满是泪水的脸庞,她哭着说:快醒醒呀,你怎么了呀!杨同轻轻的说:也许,能够挽回生命的,只有生命本身。萧湘说:你在说什么呀,你不会死的,你不是流氓,也不是骗子,你是好人,你不会死的。杨同闭上了眼睛,他很疲惫,他听着萧湘不停的对他说话,似乎感觉到了从萧湘眼睛里掉落下来的眼泪的温度。   萧湘说:你不要不说话,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呢,你说说话好吗?杨同的耳边似乎响起了那个中年人对他说的话:如果有人问你,你不得不回答,或者想要回答,就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杨同的思维像一个努力想要挣扎上岸的灵魂一般,他紧紧地抓住仅存的一点气力,艰难的拼出一个扭曲了的微笑,他说:我是混账王八蛋。                     2001年,艺术学院舞蹈系的学生们在做毕业表演,当最后一个小女孩在台上开始她的舞蹈时,所有人的眼睛都被她的身影吸引,学院里的学生,评判的老师,来这里寻找演员的剧团代表,他们悄无声息的看完了这个女孩的舞蹈,当有人开始问这个女孩叫什么名字时,旁边有一个声音回答说:萧湘。   萧湘带着眼泪走到了教学楼的楼顶,她每一次都想让自己走到楼的边缘,看那种自己总在梦中看到的景象。她小心翼翼,一步一步的走着,最后,她闭上了眼睛,张开自己的双臂。   这个时候,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从侧面传来了一个调侃的声音:你该不会是想从这里跳下去吧。萧湘转过头来,看到了一个衣着随便的中年人,留着一脸没有修剪过的络腮胡子,他的眼神中充满了让人信任的慈祥。中年人看着楼下说:其实,从这里跳下去,就能解决很多问题,但不一定是所有问题。萧湘说:能让我回到一年前吗?中年人哈哈的大笑了几声,说:你是想找那个混账王八蛋要回欠你的钱吗!萧湘听了后惊呆了。这个时候,萧湘看到那个中年人像一只飞鸟一样,以一种慢动作的姿态缓缓的跳了下去,他张开双臂舒展的身影像是一个清晰的启示。   当萧湘像刚才一样站到楼的边缘,闭上眼睛,张开双臂的时候,突然一股强劲的气流从脚下冲了上来,让她不能站立,她跌坐到了楼顶,随着这股气流,有一卷钞票飘落在了萧湘的面前,随着飘落的钞票,是一张以翻滚姿态下落的照片,她抓住照片,照片的上方有一行很清晰的黑体字,写着:警校98届2002年毕业班。


阅读全文(4178) | 回复(0) | 编辑 | 精华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主页:
标题:
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请仔细填写,输错需重写评论内容!)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注册 | 博客登陆

Sponsored By W3CHINA
W3CHINA Blog 0.8 Processed in 0.035 second(s), page refreshed 144295870 times.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  《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
苏ICP备050060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