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3CHINA Blog首页    管理页面    写新日志    退出  


首页(80) 短篇(18) 长篇(26) 中篇(36)  
鬼故事专栏
灵符道长


日志更新

最新评论

留言板

链接

Blog信息
blog名称:鬼故事专栏
日志总数:80
评论数量:433
留言数量:8
访问次数:518258
建立时间:2005年4月2日



[中篇]鬼禁果
灵符道长(鬼故事) 发表于 2005-5-1 14:26:40  文章收藏,  休闲娱乐

如果不是那个叫碧梨的女人出现,我与翊一定还在地底的熔炉里相拥而眠,为我们的修为而努力…… 这天凭我的直觉,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扭头看翊,他正在熊熊的烈火中盘膝而坐,双目紧闭,看得出他正在修炼,我抿嘴一笑,在我自己的千年寒冰中继续自己的修炼。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了,我们就是在这里相对,一个极炽热、一个极寒冷,我们就是这样,默默相守,不知道还要有多少年,但无论多少年,我都愿意与他这样厮守下去…… 忽然有牛鬼蛇神来报,说是一个叫碧梨的凡间女子来大闹阎王殿,文定王在大殿快要支撑不住了,翊站起来,我也跟着向外走去。我想,一个凡间的女子未必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大闹森罗殿,必定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人在背后帮她撑腰。 “沐若,你有什么看法?”问我。 “一个凡间的女子,就算她天生异赋,能够找到来我们地府的入口,却一定不能闯过那么多关,能在短短的半个时辰破了我们九九八十一关的人,那么能干又那么无聊的,除了他还能有谁?”我把我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对,”翊微微颔首,在鬼火黯淡的光芒照射下,他侧面的轮廓是那么的出色,这时总是让我觉得自己一阵心慌,我必须全力压抑自己的这种感觉,因为我的“寒冰练”是不允许我动凡心的,若有闲思杂念,就会万道冰练穿心,到底死得有多难看?我也不知道,因为除了我的师父外,是没有另外的鬼得以修炼“寒冰练”的。翊是我的师兄,也是玉帝封册的阎王,掌管着整个地府。他是阎王,可我并不是理所当然的冥妃,在他的眼里,我只是他的师妹,一个不喜欢说话,没有什么表情的小女鬼——沐若罢了。 我们匆匆来到了大殿,果然看见紫微带着一个穿绿色衣服的女孩子站在大殿上。我从翊的肩后偷偷望去,那个女孩子好象不是一般的凡人,她的眸子里带着一股绿莹莹的仙气,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地王龛里那支碧晶莲花,散发出不凡的气度。 她显然看到我了,微微一笑,说:“人家都说,地府里的妖魔鬼怪又丑又矮,难看得很,如今看来,这个穿月白色纱衣服的女人还真是很漂亮、很特别呀!”说着,又转向了翊,朗声说:“你就是当今的阎王吧,看你长得也是好看得紧,就是心眼太坏了……” 话未落音,她已经拿起手中的剑冲向了翊,她跃到半空,然后直把剑刺向翊。我禁不住想,这个女孩子虽然颇有来头,但实在是一个很幼稚的剑客,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不要命的杀法,这样的剑法,只恐怕对手还没有被消灭,自己早已经被摔得粉身碎骨了。 我扬起左手,在空中轻轻一划,当空就出现了一条冰棱,可以保证摔不死她,但也能够她疼的了,就算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一个小小的教训吧。就在我扬起冰棱的同时,翊举起了右手的食指,朝空中那个歪歪斜斜的绿衣丫头一支,一道暗红色的火焰射向了她,她尖叫了一声,准确无误地摔到了我布的冰棱上,疼得唧唧哼哼的。 紫微忙跑上前,扶起那个女子,问长问短,就是不把我们二人放在眼里。 “好了,紫微,你今天带这个女子到地府来做什么?”翊沉声说。 “来玩呀,”绿衣的丫头竟然还可以发出连贯的声音:“你们放心,我们没有把你们的牛头马面什么的打坏,要是打破了什么东西,我赔给你就是了!” 好嚣张的丫头呀,我上前一步,说:“哼,真是好笑,这里是地府,那里由得你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我看你今天要怎么走出这个森罗殿?”说完,一挥手,我就把这个自称叫碧梨的女子困在了一块寒冰里。 紫微连忙上前说:“沐若妹妹,请千万别生气,碧梨是玉帝与林溪浣纱女的私生儿,向来顽劣惯了,今天来叨扰,造成诸多不便,还请二位大‘鬼’高抬贵手,放过她吧。她也是因为救母心切,呵呵,林溪浣纱女刚过世了……” “你呀,”翊对这个家伙向来是无可奈何的:“你就要到凡间去做你的皇帝了,又何必生那么多不相干的事情呢?” “就是就是。”这个家伙竟然给鼻子上脸了:“你如果把沐若给我,我保证,五百年……不不不,一千年内不来骚扰你,怎么样?” “呸,”虽然别的神仙、妖怪什么的不太敢惹我,这个紫微啊总是能让我的气海起波:“生死已有天定,她来闹什么,她不懂,难道你也不懂?” “算了算了,我先走了……”紫微竟然很伤感地走出去了,速度快得让我不得不想起每次跑步比赛都是这家伙得冠军……哦,这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有……三百年了吧…… “沐若,这个……怎么办?”翊指指那个被我困住的女子,问。 看到她,我心里就生出了一股很不好的预感,我一拂袖,淡淡地说:“让白无常送她回凡间吧!记得,要让她喝一碗孟婆汤……” 我才不要让其他的什么东西知道我和翊长得怎么样呢,我从来就不希望有别的什么来打扰我们平静的生活。 果然,我不好的预感成为了现实。四个时辰后,白无常气得满脸通红地跑回来,说碧梨跑了。我知道白无常是一个不会说谎话的鬼,一定是那个丫头使了什么诡计,让白无常不得不放她走。我没有理会白无常要求我治他的罪,我奔向后宫,把这一切禀报了翊。 “我们去找她,我把她带出来的,就一定得把她完完整整地带回去!”紫微也在,听了我的话后,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咦?你不是马上就要到凡间上任了吗?怎么还不走?”我问。 “沐若,你就不能对我和蔼一点吗?”紫微很不满意地说。 “你忘了我是没有感情的。”我仍是非常平淡地说。 “那么,翊,碧梨就拜托给你了。”紫微对翊说:“我就要走了,沐若,我将投到一户姓李的人家,我的父亲应该是叫李渊的吧,你一定要来看我!”说完,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竟剜得我胸口阵阵发闷。我有些支持不住了,我转身离去,我要回到我的寒冰里呆一会儿,我想,这一定是外面太热的缘故,就在我离开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听到紫微轻轻地叹息:“……沐若,她真的就这么绝情……”什么情?我是一个不可以动情的女鬼呀……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敏感地察觉到了有人正靠近我的寒冰,不用想,我就知道是翊了。缓缓睁开双目,我看见翊正盯着我,看到我醒来,他微微颔首说:“沐若,你真的美极了,难怪紫微……”我没有等他把话说完,我破冰而出,问:“是不是我们要到凡间去找碧梨?” “是,你总是能先我一步想到很多事情!”翊侧身让我过去,说:“我们马上就出发吧。” “好!”我仍然不带任何表情。   在地府呆久了,到了人气那么旺盛的地方,总是很不适应的,也许,人间很少见到像我这么冷冰冰的女人吧,街上的行人频频回头,抬头看翊,他在阳光下那份飘逸脱俗,俊朗的样子,让我觉得他更适合生活在凡间,可能他做一个神仙要比他做一个鬼王更好吧! “沐若,你看我做什么?”翊问,我连忙低下了头。 “咦,沐若,你的脸会红了,很美丽呀!”翊忽然用手抬起我的下巴,说。 一时间,我只觉得气海翻腾,我就快不能控制自己了,脸色红润对我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我的样子可能也把翊吓着了,他急忙把我扶进一个客栈,让我在桌边坐了下来。 “这位夫人如此美貌,还是戴上一条面纱吧,否则会引来居心不良之徒的。”身边的一个男人说,我半躺在翊的怀里,颦着眉看了他一眼,剑眉星目,好一个英俊的翩翩浊世佳公子呀。 也许是看到我们两人傻楞楞的,他又说:“看二位的装扮不像是中原人士,似乎是塞外的朋友。但从二位的服饰上看,必定身份不俗,怎么也没带个侍从婢女什么的呀……” 翊连忙解释:“我们的确非中原人,我们这次出来情况紧急,如果带人出来会很不方便的,所以……” 那人说:“这样吧,我家就在附近,看这位夫人的气色不佳,是否到舍下休息片刻?” 求之不得! 出了客栈,才发现着男人除了衣着不俗之外,马车也很华丽,看来是颇有来头的,要通过他找紫微的转世应该比较容易。虽然我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但我还是决定装病,这样也比较好解释为什么我总是面无血色,气若游丝了。 在马车里我独自呆了好一会儿,翊才回来告诉我,这里是太原,现在是隋末。 人海茫茫,我们要到那里去找紫微呢? 原来那个好心的男子也姓李,翊道了谢后,编造说我们是兄妹,因为家族纠纷才远走他乡的……兄妹?原来,他一直当我是妹妹。也罢也罢,我不过一个偶尔得道的小女鬼,要做冥妃,应该是远远不够资格的吧! 李姓男子回头望我,墨色眼眸看进我的心里——若我还算有一颗心的话,蓦然,我想起了紫微也是这样看我的,那再熟悉不过的眼神,我当即断定他就是紫微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男子叫李世民,就是我们要找的紫微。找到他,我暗自高兴,只要找出紫微的转世,就可以唤出紫微原神,问出碧梨的下落。 “哥哥,是谁来了呀?”一个美貌的少女从轻纱帐后面转出,眸子里仍带着那股绿莹莹的仙气,不是碧梨又是谁? “沐若?翊,是你们?”碧梨见到我们,立刻拉下了脸:“见到沐若还可以说高兴,见到翊,就可以说是倒霉了!” 真不知道翊哪里得罪她了。只听到翊说:“生死乃命中注定,我可以改生死簿,但如此一来,大小神仙都来要求更改凡人的寿命,那地府岂不是乱套了?你娘已经转世投胎了,不必过这种不人不仙的日子,对她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就是说,我娘已经不认得我了?”碧梨已经泫然:“就是说,……以后都没有人疼我了?” 堂上的人自然听不懂,莫名其妙之后,只好小心翼翼地问:“碧梨姑娘,你怎么了?” 碧梨没有回答,她眼睛一闭,软软地往后倒去。 李世民与翊同时去接,自然是翊的动作比较快,他抢先抱起了碧梨,原来在他怀里的我,当然地被扔到了椅子上。我心里没有什么感觉,就是想快点把碧梨带回地府,等到紫微回来,带走她就可以了。谁知道翊抱着碧梨竟然爱不释手,主动要求把她抱进房间。我被丢在大堂的椅子上,只有一个人注意着我,那就是李世民。原来,还是紫微比较关心朋友呀…… 我们就在李府住了下来,翊天天刻刻都在陪着碧梨,那个很孩子气的碧梨似乎也很喜欢翊,但我知道,她心里真正在意的其实是李世民。她为什么要到李府,说自己是李家的表侄女,其实就是想与紫微在一起,我已经看到过她偷偷地抚摩过李世民的头顶、肩膀等地方。难道说,翊会对碧梨动了真心?也好呀!我对自己说,碧梨怎么样都算半个公主吧,她嫁到地府,也不算太差,对双方都有交代了,我也比较喜欢她,她不像王母娘娘其他的六个女儿一样骄横跋扈、她们自己长得丑,也不准美丽的女子在她们面前经过。 这天晚上,我看到翊握着碧梨的手,在月亮下喃喃细语,我掩起窗,只觉得胸口一阵冷一阵热,终于我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有人推开了门,我多么希望是翊呀,就算马上死去,我也要告诉他,我是多么地爱他…… 我被扶起来了,一看,竟然是李世民。我不由暗暗笑自己,真傻,翊怎么会来呢?他不是和碧梨在一起吗? “沐若姑娘,你发烧了!”他大叫起来。 “不会的,”我用力推开他的手。 “你看!”他递过来一面铜镜,我朝里面一看,果然我的双颊嫣红,如桃似李……“怎么会这样的?怎么会这样的?”我推开铜镜,捂住了脸,只觉得心里像有万把尖刀在一片一片地剜我的肌体。 “沐若、沐若,你怎么了?”又有人进来了。我知道是翊来了,我摸索着抓住了他,说:“翊,我犯了大忌了……” “你那么热!到底是怎么回事?”碧梨的声音,虽然她抢走翊,但我还是无法怨恨她,也许这就是没有感情的好处吧……但若没有感情,我怎么会一想到翊与她在一起,就那么难受? “你怎么了?”紫微的原神也出来了,也许他们从来都没有看过我这个样子,大家都不知道如何是好。毕竟,作为一个鬼,我的修为应该算很深了,连我自己都救不了我自己,他们也是无能为力的了。又有一个声音出现了:“翊,你怎么没有好好照顾你的师妹?” 是师父,我这时候只想他快点让我魂飞魄散,这样就没有痛苦,什么都没有了…… 悠悠转醒,我发现自己盘腿坐在玄寒冰中,心中的难受减少了不少。 “你的修为差一点就毁于一旦了,你就差感情的那一关冲不破,等你真的抛弃了七情六欲的时候,再来找我吧!”师父又消失于无形中。 **在窗边,看着翊、李世民和碧梨在河边放风筝,笑得好开心呀!我呢?没有感情后,就可以成仙了,成了仙之后呢?恐怕又是无止境的修炼吧!我多希望过上像碧梨一样的日子呀,单纯、快乐、敢爱敢恨。但我只是一个鬼,一个没有温度、没有表情、没有感情的鬼…… 夜晚是我最喜爱的时刻,凉凉的风吹过,我把自己全部浸泡在冰冷的泉水里,仿佛又回到了在地府的日子里,翊就在我的身边,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 有人走到我的身边,我知道是碧梨,难道她也睡不着么? 她把鞋袜脱掉,把自己的双脚浸入水中,呆呆地望着天上的星星发呆。 “碧梨,”我叫了她一声,把她吓了一跳。 “你也在?沐若,”她勉强地笑笑。 “我们说说话吧。”我游到她的身边。 “沐若,从你出生到现在,你印象最深的是谁?”碧梨忽然问。我?当然是翊了,当我还是一个孤魂野鬼的时候,就是他把我带回去的,我能有今天的修为,也是全拜他所赐。 “我记得最深的人不是我娘、也不是父皇、也不是王母娘娘、是紫微。”碧梨微微眯起了眼睛,仿佛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 “我刚被接到天庭,谁都不认识,谁都不理我,说我是天庭的耻辱,说我是怪物。只有一个人愿意跟我玩,那就是紫微。他带我玩、陪我说话、陪我一起受罚、陪我回去看我娘、偷东西给我吃……有时候我惹他生气了,只要我哄哄他,他也就回来和我好了……” 我真的有些嫉妒她了,她可以那么大胆地向别人表白她所爱的人的点点滴滴,而我却不可以,反正大家都认为我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女鬼罢了…… 这时,天上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撒在脸上很是舒服,谁知道翊冲了出来,他用宽大的衣袖挡住自己,飞跃到我们身边。他拉过碧梨,把她裹在自己的外套中,嗔怪地说:“你的病刚刚好,不要乱淋雨,担心着凉……” 碧梨表情古怪地看着我,我知道她八成看出来我喜欢翊了。 翊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带着碧梨就飞回屋檐下,空中只有翊若隐若现的声音:“……别管沐若了、她不怕凉的……” 我只觉得胸口麻麻的,只觉得水已经及脸、及唇、及鼻、及眉,好象已经漫过头顶了…… “你最近怎么老是昏倒呢?是不是离开地府太久了?也许,我应该让你回到地府去打理一下那里的事情了。”我听到了翊的声音。原来,他就是这样对我的……如果我会哭,我一定会很委屈地哭出来;可是,我是不会流眼泪的……师父说过,一旦我流下了眼泪,也就是我魂飞魄散的时候了…… 我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必恭必敬地对着1磕了一个头,然后默默地向外走去。外面的太阳很大,我的头发、我的衣服、我的肌肤好象都已经着了火,不过、我已经没有感觉了。我不敢动感情,并不代表我没有感情——至少,现在身体上的难过没有心里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我麻木地穿过所有阻碍我的物体,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实体,我穿越实体就像一阵微风吹过过水面,水面是永远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 我的速度很快,眼见我就要到了酆都。这里是进入地府的重要入口之一,我迫切地需要回到我的寒冰里,尽管那里已经没有了翊的陪伴…… 就要快到井边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男子的身影挡在路口,我喝道:“滚开!”边说边扬起了我的玄冰剑,就算紫微是神仙,我也不怕,我的心里已经空荡荡的了,什么对我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了。 紫微躲开了我的攻击,叹息着说:“你又何必呢?为了一个不关你事的男人……” “谁说翊不关我的事?”我问。 “只要他心里没有你,他再怎么优秀、再怎么好,与你又何干呢?”紫微上前,握住我的剑,我看到了血一滴一滴地顺着剑往下滴,我的心仿佛被人用鞭子狠狠地抽了一下,我根本就不是人!我只是一个鬼!我只是一个翊拣回来的鬼罢了! 我甩开紫微、伏在一边,真是恨,为什么我不能痛哭一场,还要忍受这种非人的折磨? “忘了他吧,他根本不知道你为了他做了多少事情……”紫微扶起我。 就在这时,他说:“不好,宇文成都带人攻打太原了,我要马上回去,否则李世民肉身遭到破坏就糟了!” “没关系的,翊在,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我对紫微说。 “你不知道,”他垂下了头,说:“碧梨毕竟不是一个完全的神仙,她的身体介于神仙与凡人之间,所以衰老得比你们快很多,为了救她,翊已经过了不少的仙气给她了。” 翊疯了吗?自己的仙气是多么来之不易的呀,没有了仙气,别说做阎王了,就连鬼都没得做了,但是为了一个小丫头,翊居然可以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给她。我还能说什么呢? “紫微,我们马上回去!”我拉着紫微就飞了起来。 回到太原,战事已经结束了,宇文成都被生擒,满城的将士欢呼雀跃,我们却没有在阅兵台看到翊的影子。我心感大事不妙,起身飞向后院。我已经没有心思理会别人把我当成妖怪还是神仙了。 在碧梨的卧室,我找到了翊。 碧梨已经死去,身体的精气在一分一毫地散去,几个来勾魂的大鬼小鬼低着头,站在翊的身后,翊就呆呆地跪在碧梨的尸体前,也不知道保持这个姿势有多久了。  我急忙跑上前去,发现碧梨的魂魄被翊封在了尸体里,现在就是要看怎么为她回魂了。 “她是为了保护李世民的身体而被杀的,”1喃喃地说:“那时我疏忽了,她已经很虚弱了,一个凡人的孩童都可以轻而易举地伤害她,何况,伤她的那个人也不是凡人。” “那是谁?”我问。 “是一个鬼奴,叫铎矢!” “鬼奴?”我惊呆了,鬼奴杀的人或神,只有一种东西可以救…… “是,”翊很伤悲,“是我指挥失误了。” 我听了这些,看到万分伤心的翊,心中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我转身,朝幽山的方向飞去。在到幽山的入口处,矗立了一座很大的镜子,意思是警示欲来盗宝的鬼,看看自己,想清楚,这里是有来无回的…… 镜子里的女子一袭月白色的纱裙,美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在乌黑的长发的称托下,更是白得几近透明。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看我自己的样子了,但我对镜子里那个美丽的女子一点也不留恋。我再美丽,若没有翊的注视,又有什么用? 我闯了进去,轻易地破了小鬼们的道道关卡,来到了最后的一道门,我已经受了伤,只是我的伤口流出的不是血,是一种像水一样的透明液体。  我捂住了左手的伤口,一脚踢开了门,我的师父就出现在我的面前。 “沐若,回头是岸,不要执迷不悔了。”师父淡淡地说。 “没有用了,师父,我已经动了情,我想,我是回不了头的……”我也淡淡地说。 “那你就来过我这一关吧!”师父尘拂一扬,我知道我们师徒的情分就到这里为止了。 门内是一株大树,它结的果就叫“鬼禁果”,是专门为回魂无术者而生,但它一千年只结果一次,每次只有三粒。所以玉帝专门派了我的师父来看守,没有他的旨意,任何人都是碰不得的。因为“鬼禁果”是回魂的良药,鬼是绝对碰不得的,碰了就会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但是,为了能救回碧梨,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只要翊以后都不再伤心…… 自然,我是不能胜过我的师父的,但看得出,师父对我还有一点点怜惜,他不忍伤我太重。虽然我已经快不行了,但我还是死死抵抗,毫不松懈。最后,师父忽然撤了剑,说:“你拿走吧!” 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狂喜,顾不得全身的疼痛,我重重地给师父磕了头,飞到树上摘下了一颗果实。这颗果实是酒红色的,像一个小小的葫芦。我把它一摘离树枝,就觉得我全身的伤口都比以前痛了一万倍,我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我知道自己就快不行了。 我用尽全身力气,像箭一般向太原飞去。 天上一天,人间一年。碧梨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凡间女子,我怕她撑不到我回来…… 终于,我看到了那口熟悉的泉眼,心头一送,我就从半空中落下去了。 此时已是黄昏,落日的余晖反射在云层上,呈现出异常瑰丽的颜色,这就是我在下落的时候所看到的东西。 有人把我抱住,我闻着他的味道、感受着他的体温,就知道这是翊! 我把“鬼禁果”放在他的手上。 “沐若,你去偷了‘鬼禁果’?”他说,然后把我紧紧地搂住,说:“你为什么会那么傻,你知道吗?你若真的魂飞魄散,要我怎么办?” 我感觉到了一滴温热的液体落到了我的手上,难道,翊为我落泪了? 果真,我看到了! 我微微一笑,说:“我救回碧梨,你就可以不用再伤心难过了,这样,你是不是也可以记得我久一点?” “你会笑了?”翊惊异无比。 “其实,我一直是会笑的。”我忍不住伤心,觉得脸上有什么东西凉凉湿湿的,流到嘴边,有点咸。 “你在哭……”翊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恐怕,以后他没有机会知道得更多了…… 李世民已经指挥人把碧梨放进泉水里,然后将“鬼禁果”放在她的嘴上,一团温暖的黄色光芒笼罩着碧梨,看来,她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 情对于我来说,就像是这一个“鬼禁果”,尽管知道碰了以后会没有好下场,但我为博君展一笑,死又何足惜? 我知道我消失了以后,会被重组成一个新的魂魄,对于现在及以前发生的一切,是全然不记得的,若有可能,是会让我记起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但,有可能吗? 我亲眼看见自己慢慢化成了碎片,随风掠过翊的面前……


阅读全文(4095) | 回复(0) | 编辑 | 精华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主页:
标题:
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请仔细填写,输错需重写评论内容!)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注册 | 博客登陆

Sponsored By W3CHINA
W3CHINA Blog 0.8 Processed in 0.031 second(s), page refreshed 144296783 times.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  《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
苏ICP备05006046号